我們總是從各種小東西中尋找幾分鐘的平靜,比方香氛、擺飾等,後來才發現那只是把煩躁往內心更深處堆而已,直到塞滿一次大爆發為止,這種臨界點心情,我們或多或少都有過幾次,有時用消極的逃避,還不如讓他心裡的垃圾一次爆乾淨,最後剩下恍如洪荒後的平靜,瞭然後重新開始。有些音樂有那種炸藥的破壞力,多以硬蕊搖滾、或以Electronica的電流產生內爆的能量,在喧囂之後反留下天高地闊的極地美感,將我們每次在偽善後產生的垃圾,一次轟到不相干的宇宙之外,明天就能笑得更入戲。

痛快賞人生兩巴掌

講到這種暗自搞小破壞的痛快,非有「電台司令接班人」美譽的Muse樂團莫屬,他們新作《黑洞啟示錄》以巴洛克式對位演奏與毀滅低語,呈現戲劇性的挑釁力,加上吉他手如狂風般的演奏、狂笑般的鼓點頻率,之後以弦樂帶出土耳其旋律,大有賞人生兩巴掌之後安撫的豪氣,給聽眾莫名的快感,另一組有「聯合公園接班人」的瘋狂班哲明樂團,其新作《恐慌症候群》以強悍的Nu-Metal衝進你的神經,然後犀利無比地唱出現代人都有的恐慌,因為歌者有同裡心,讓你反感到釋然,而拿下美國告示牌冠軍的重擊樂團,其高壓搖滾音符,流暢率真,直接將你的晦氣一轟而出。跟前者風格相反的遊唱歌手戴米恩(Damien Rice),則是以吉他聲線當碳筆來豪放速寫人生,其中「Rootless tree」狂嘯吉他,既認命又賭爛,像他內頁色彩各自為政的奔放畫作,因抽象反而更貼近我們所處的真實。聽戴米恩的音樂,我會在腦海裡投射出一個風景,下雨清晨的無人海邊,平靜但有點傷感,但寧可選擇孤獨的自得其樂。他的歌曲,是你在繁雜人潮中,隨時可以提供你獨處寧靜與趣味的良藥。其元素很簡單,有點世故滄桑的嗓音,洋溢自潮識趣的幽默,頗有說唱的情韻,有時是獨白,有時是像野獸的衝撞嘶吼,有時配著清澈乾淨的吉他與鋼琴聲,很多人常說某某歌手是城市詩人,但戴米恩的詩人角度帶著點悲憫情懷,其賭爛與認命的同理心足以適時給你些溫暖。

都會人冷靜下的暗潮洶湧

歐陸配樂才子楊提爾森(Yann Tiersen),擅長以狂飆電吉他營造出暗夜公路電影的聲畫錯覺,這次專輯《On Tour》他請到王菲欣賞的前Cocteau Twins女主唱Elizabeth夢幻獻聲,兩相搭配,有種午夜疾馳將煩惱甩尾的效果。有趣的是,歐陸北國音樂跟他們的氣溫相反,是火燙硬蕊的重鎮,其具代表的是來自芬蘭的Leverage,他們具備了80年代的流暢,同時又師法吉他宗師Ritchie Blackmore的瘋狂因子,樂風親民但那些破音特技、Fuzzy嘰喳效果暗藏其中,隨時轟你個措手不及,幽默一如人生。

最近受矚目的則是曾為《猜火車》奠定歷史性配樂紀錄的團體Underworld為裘德洛主演新戲《非法入侵》的配樂作品,這部藉倫敦雅痞角度透視外來移民問題的作品,發揮Underworld拿手的黯黑電音本事,加上大師Gabriel Yared的弦樂鋼琴,先狂躁再平靜的佈局,同時呈現我們看慣優勝劣敗的悲傷與冷靜,Underworld寶刀未老。

我們需要這些冷潮熱諷的音樂,提醒我們雖沒有天真的本錢但仍充滿勇氣,隨時磁碟重整後就能重新開始!

 

(本篇曾刊登於2009年vogue雜誌上)

    全站熱搜

    馬 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