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d9cd938f289.jpg 

 

 

 

始終記得麥可傑克森來台的兩次演唱會,尤其第一次,跟著同學擠在最中間,只能看到舞台小小身影,從開場前的抱怨,到被舞台效果震懾,以及親眼目睹那傳奇性的舞步,讓一切擁擠都變值得,即使是抬頭看大螢幕,也不願錯過他任何一個動作,那時,台灣還少有這樣等級的演唱會,我們感官整個被收編,我們心悅誠服在這流行之王的舞台魅力下,細聲碎念:「這就是舞台!這才是藝人!

那是多年以前,但他的舞台,始終是無法被推翻的傳奇,你只能追平他,但鮮少可以超越他,他豎立了一個表演的絕對高標,像個將舊時代從中攔截、換上華麗新衣的驚歎號。

麥可傑克森人生的最後十年,雖然被媒體殘酷地玩成像個丑角似的,但誰也沒辦法否定他在音樂上的地位,尤其是當1982年他劃時代的專輯《Thriller》問世,這張看來集合所有噱頭的暢銷專輯,其實是將黑人音樂真正帶進主流視聽的決定性作品,在麥可傑克森之前,黑人音樂始終認份地在R&BBlues的領域遊走,在樂風領域上還是有種族界定,但一張Thriller》將黑人音樂帶進主流,而且是壓倒且全面性的影響,摘下七座葛萊美獎、平均每週大賣一百萬張,數字取代了偏見。

在這之前,其實麥可傑克森大可故步自封地手好自己黑人歌手的地盤就可吃穿不盡,因為在《Thriller》之前的《Off The Wall》專輯就已經被列入經典,熱賣不在話下,但在那當口,麥可選了條險路走,他與製作人Quincy Jones勇於挑戰,融合了黑白領域的曲風,並且玩得繁華、玩到盡,精準的下手、紮實的結構,一舉打破藩籬。

他的經典〈Beat It〉有Eddie Van Halen爆發力十足的Hard Rock吉他獨奏,他的另一首熱門單曲〈Billie Jean〉融合了迪斯可與R&B、〈Wanna Be Startin’Something〉裡加入了非洲喀麥隆土著的吟唱,而被視為搖滾神主牌之一的保羅麥卡尼並為他寫了清新上口的〈The Girl Is Mine〉,他不只玩跨界,而且玩得行雲流水,有人說他把黑人音樂帶出頭,其實他也把流行音樂帶出了僵局,抒情;他做到煽情流暢、搖滾;他玩出厚重有力的質地,舞曲;還用說嗎?任何曲式都玩到極致,以月球漫步的方式,搶先別人滑進了另一時代。

 

所以他人生的後來十年,不論媒體如何玩殘他,但沒有人否定麥可在樂界的位置,但卻摧毀了他的信心,彷彿又回到被爸爸操縱的摩城小男孩,心力交瘁,他開啟了一個時代,卻倉卒地將時代完結了,沒有告別直接下台,他的歌要我們懂Cherish,我們並不懂Cherish他,消費到他頭也不回的走了,是我們自找的,喪失了一個真正的流行之王。

 

(本篇曾刊登在VOGUE雜誌上)

    全站熱搜

    馬 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