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7110889_de38649e3f.jpg 

 

在網路上看到一篇與村上春樹認識十週年的文章,突然很想念那時不斷有村上春樹與村上龍小說閱讀的時候,村上龍的冷冽讓我著迷,而村上春樹那空氣中無所不在的孤獨,則是曾徹底釋放了我內心某些禁錮的東西。

那些細細碎碎、無法言語形容的細微感受,在以前我看的小說裡,只有被很理性地寫出來,很少真正找到被認同感,第一次看村上春樹的《舞舞舞》(我看這本時還是鄉村出版社的)時,曾感動得在心裡os:「啊!原來你在這裡啊!」那些終究要失去的預感,還有那些像描圖紙錯開,回不去的過去…、《舞舞舞》裡只要音樂還響著的時候,總之就繼續跳舞阿。我說的話你懂嗎?跳舞阿。不可以想為什麼要跳什麼舞。不可以去想什麼意義。什麼意義是本來就沒有的。一開始去想這種事情腳步就會停下來。一旦腳步停下來之後,我就什麼都幫不上忙了….。這些文字陪我度過不少時光,甚至某段在工作很關卡的時候!
後來村上春樹文風改了,但還是習慣他每次出書都要買一本,他《東尼瀧谷》在台北電影節上映時,也忍不住溜班去看,在黑暗中留下眼淚,對我來講,他應該是永遠的吧!永遠沒有離開的青春茫然期…。

    全站熱搜

    馬 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