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命名  

如此,我們才驚覺,原來隱娘不是所謂的「青鸞」,那故事裡面在政治圈打滾的人,每個人都是青鸞,看到隱娘這面鏡子,就像被提醒什麼一樣地哀鳴起舞,在政治圈中的人只有同黨、同謀,但沒有同類,這其實是東方《紙牌屋》的縮影
沒有同類,只有一個人,這是政治的真相,眾生棋子錯認自己只活在輸贏的那一刻。
《聶隱娘》不難懂 它其實是一個隱諭現代的恐怖故事,隱娘路過,以無我姿態照了一群人,然後走開,留下恐懼的青鸞們狂舞不止,如紅舞鞋穿上身、如吹笛手入鎮帶走所有小孩,我們任何一個人都不見得有同類 我們甚至不斷旋舞地不認識自己。
看不懂《刺客聶隱娘》嗎?可能還沒有看過真正的恐怖片,還有你這時代的臉譜。那樹、那林、那風,陌生地讓人想打瞌睡嗎?其實,這正如自由看我們,也是如此的陌生啊。

http://okapi.books.com.tw/article/3973?loc=new_000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馬 欣 的頭像
馬 欣

我的Live House

馬 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oshua
  • 很棒的分享喔,雙十連假愉快,有空也請來小弟的部落格看看風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