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72808544638002  

韓劇賣火柴給需要幸福的人,韓國電影則以甩巴掌的寫實,給不幸者安慰。韓國三大導演用畫面讓軟爛流膿的人性被命運擠捏著,以這樣怪奇的美術,讓東方的阿修羅震驚了他國視聽。

這兩年,電影與小說的創作不乏日常如入地獄修行的暗黑題材,無論是2013年底丹布朗的《地獄》、馬丁史柯西斯的《華爾街之狼》、蔡明亮的《郊遊》,抑或是去年獲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艾莉絲.孟若的作品,都在日常中,因一個簡單的轉變,瞬間亮晃晃地墜入地獄中。

這把地獄之火,若以世界來看,很難忽略近年韓國導演的進擊力量,尤其三大導演的作品(金基德、朴贊郁、奉俊昊),以不輸好萊塢的硬體,強大過好萊塢的創意,讓美國頻頻向他們取經,更屢獲各大國際影展的青睞,他們作品的地獄之火,以燎原之勢,昇華了困苦的純度,三人下手之重,狠打得人回到剛出生的那聲哭嚎,這才想起被天地當芻狗前自己還是個人。

奉俊昊2013年成績斐然,《末日列車》集結了蒂坦絲雲遜、克里斯伊凡、艾德哈里斯、宋康昊等各界大咖,卻能不受美片商宰制地拍出特色來,重要的是他保有韓國電影近年獨特美學,就是畫面細節的強大暗示、蟑螂相對於壽司的口感、列車上水族館。人受控於物,他去人化的攝影語彙,與他之前全球大賣的《駭人怪物》,都以壓倒性的影像,呈現在怪物出現前,人們都活在謊言裡。奉俊昊產量雖不多,但五部片(包括《非常母親》《殺人回憶》)部部成功。他的的鏡頭像顯微鏡,放大男性工蟻的角色,經手的故事都成就了他那句經典台詞:「愚蠢的人們啊,祝你們幸福。」

金基德則是歐洲影展得獎常客,近作《聖殤》獲威尼斯影展金獅獎,從影以來,金基德以《援交天使》獲柏林銀熊獎、《空屋情人》獲威尼斯影展導演獎、《阿里郎》獲坎城「一種注目」肯定,榮耀加身,但與蔡明亮一樣,他在國內往往遭到冷落,只因他以無比飢餓的眼神與低成本飢餓拍法並不討喜,如《阿里郎》是攝影、音響與剪片自己完成的一人電影、《聖殤》中藍灰色的舊工業區杵在金融商業大樓包圍中,與居民一起步向滅亡。出身老工業區的金基德,題材都是觀眾不想看的下層階級,沒有任何背景的他,最有名的是他曾在片場曾被製片毆打,被打完,他悶不吭聲繼續拍戲,曾想當神職人員的他,以他的救贖方式陪伴窮人,被遺棄者都到他故事裡去。

朴贊郁的「復仇三部曲」則是好萊塢近年一直渴求又拍不出的謎,紛紛向朴贊郁的電影借靈感,《原罪犯》已被翻拍、《親切的金子》也將由莎莉賽隆演出,他執導的好萊塢電影《慾謀》雖票房一般,但仍不減國際對他的興趣,原因是他會用影像說故事,無孔不入的感官侵略、暴力、亂倫、泡水屍體、賣腎、不斷竄出的螞蟻,軟爛流汁的人性被命運擠捏著,他電影裡沒有惡人,只有社會結構下犧牲者,如《復仇》主角姐姐發病發出的呻吟聲,讓隔音差的舊公寓中鄰居年輕人整排都在側耳打手槍,這類震撼畫面,讓你過目不忘,惡水上並沒有大橋,朴贊郁不講謊言。

他們是80年代韓國的年輕人,經過韓國落魄年代,以及美國干預的學運世代,這國家從資源缺乏到今日弱肉強食的經濟體,施肥他們敏感的痛覺藝術,痛到底,人文破繭而出。

(這篇曾刊登於GQ雜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馬 欣 的頭像
馬 欣

我的Live House

馬 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