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mblr_static_mads_mikkelsen_ughsnhasphfasldkfa  

Mads Mikkelsen出現前,我們過激的魂魄原本就放在市場肉鋪旁等人認養,這時代的情感錯置與過分誇張,都是落單症候群,等著Mads演的冷血漢尼拔來收拾殘局,而他演的《The Hunt》則重現中世紀獵女巫的道德亢奮,那些恐懼不甚營養,但必須吃進一個演員的嘴巴裡,被他細嚼慢嚥,人才能回魂。

Mads Mikkelsen﹙邁茲米克森﹚,被譽為丹麥最性感的男人,原因不是他的肌肉,而是他禿鷹般的眼神,以及被盯上的獵物眼神,幼稚的熱血與詩意的悲傷都是沒有的,就是純粹傑克倫敦筆下《白牙》狼的表情,單挑天地的意志,命運之刃砍下時尖叫都來不及發出的天地不仁,北國寧靜之美。

 

2006年《007首部曲 皇家夜總會》在一片唱衰聲中上映,此系列能得以延續的原因,除了丹尼爾克雷格呼應了權謀時代的小卒身段外,Mads飾演的洗錢專家,比諜報員還冷血是最大亮點。冷血,向來是在票房上討喜,但不易詮釋的特質,人們因安東尼霍普金斯的演技而被胃口養大,那語未出就森然,沒別的原因,因他在俯瞰我們,這點在Mads身上也找得到,如《老人與海》裡老人接近愛地注視他要補獲的鯊魚,通常只有異類身上看到,連根骨頭都不放過地探視,無目的地食罪上癮。

 

007的大反派,Mads之後在全球走紅,事實上96年開始他就演出一連串《落日車神》名導所執導的《末路狂奔》系列,之後警匪影集《Unit 1》中睥睨傳統教條的狂傲神探,讓他風靡了歐洲與澳洲,到《亞瑟王》斬草芥不手軟的崔斯坦,《只賣有機肉》不小心賣到人肉還暢銷的邊緣人,以及最近NBC正積極拍攝的人魔影集《漢尼拔》,這幾年,他成為世界最被重用的北歐男星,憑藉的不是以好萊塢那套快意恩仇,而是一種沉默的抗衡,像當年維京海盜向天借膽的無從選擇。

 

2012年他以《The Hunt》﹙謊言的烙印﹚獲得了65屆坎城影帝,主角被小女孩無心謊言所波及,而被視為性罪犯,所有人都相信無邪孩子,如英文片名,他變成被群體狩獵的目標,「正義」讓他被無處伸冤,Mads的演技無庸置疑,他連大氣都不敢喘的靜默,連眼淚都怕惹來殺氣,只剩雙眼睛有表情,不動聲色地在毀天滅地,令人想起他在《皇家夜總會》硬把丹尼爾壓過的賭場戲,眼神貪食各路人馬的恐懼,他在新片《皇家風流史》中飾演因愛上皇后而被捲入政爭的御醫,百年皇室在他目送下傾圮,影評誇讚他總能把角色帶進丹麥的極地語境,他說:「出自演員的本能,我不相信有真相,一加一等於二,那也要在一確定是一的情況下才成立,但許多時候,人是習慣直接跳到二去的。」這個早期接受過嚴格體操訓練的男星,專注力驚人,他的人物出手都帶著復古的典雅,連呼吸都不會紊亂。

 

他另個知名角色是飽受批判的音樂家史特拉汶斯基,《春之祭》因戲末犧牲掉年輕女子生命而被批野蠻,史氏最衰的是他描繪邪惡卻被視為認同邪惡,他演的正是這位音樂巨人潦倒時期,角色雖是陪襯Coco Chanel的堅毅,但你可以感受到Mads的精密推敲,像史前深海魚巡航等著人類下一波更愚魯的攻擊,那波動因重複性過高而幾乎讓人微笑,這是為什麼Mads可接替霍普金斯演漢尼拔,罪行不是那故事的重點,而是那恆常的笑容以待。

 

卡夫卡曾寫:「冷漠藏在情感泉湧的風格裡。」他的小說《美國》人物感情經常錯放且過分誇張,跟我們現今相同,這是冷血角色回鍋的原因,因它是冷漠的反抗體。我們這個時代灑狗血的選秀加臉書,鼓吹招搖表現情感,期待一場場接力的忘我狂喜,將迎來史上最澎湃的冷漠,而電影的冷血人物則戳破我們,觀看我們的過度提領,直到需要時油盡燈枯的喜劇。

Mads Mikkelsen性感,自然,智識讓他每一秒都在跟瘋狂的多數分手,能飾演冷血者必是深情的送行者,讀人比讀書還需要點耐性,畢竟營養有限。

(本篇曾刊登在GQ雜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馬 欣 的頭像
馬 欣

我的Live House

馬 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