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71665258069

古代貴族喜歡手指遠處,獵狗便極力奔跑,現在網友手按滑鼠,媒體就狂追撕咬獵物,扯出堆有的沒的,然後等看那人死而復生,當然,復活才是秀,澤尻英龍華大抵是這樣魔界轉生似地風光回影壇,像則傳奇,路上都有耳語:那壞女人回來了。衣不蔽體地衣錦榮歸。

從日劇「一公升的眼淚」爆紅的澤尻英龍華,跟很多發跡的日本少女一樣,先穿泳裝上學園誌受矚目,當時拍照一定要弓腰且害羞青澀,泳裝後穿上水手服,是日劇慣用無憂無慮的夏天寫照,然後以淡淡悲哀入了社會,這都是90年代大胸部少女的功課,用來紓壓那社會的緊繃,之後這招卻像張舊照片,在海外市場發揮不了效果,日本的「小確幸」,搭配女生頸項與裙襬的肥皂香,那些閒閒的情懷過去了,日本的女星也跟韓國與歐美的一樣,走進將人分解化的新聞時代,臉、腿、品德單獨計分,每項重口味的錙銖必較,以後沒有人會將你拼湊出完整樣貌。

 

這時的澤尻英龍華格外顯眼,曾被日本演藝圈留校察看的她,在如今韓星光靠成打腿圍都可以創造上億收入的年代,她沒有不造反的理由,世界演藝圈到處流行「惡女」,原因不光是本質變化,而是在演藝圈當乖女,你少不了被去差異化,哪一種比較像個活人?這個動不動就對媒體大吼:「要幹嘛啦?」的女藝人,曾經嗆聲說:「這演藝圈培植不了有實力的女星。」還直接說:「我以前被逼出的單曲這麼難聽,我不懂為何有人會買?」這話當然好笑,沒實力還敢嗆聲,但又怎樣?誰能說她講的不是真的?

 

她與蜷川實花合作的電影《惡女羅曼死》票房正炙手可熱,這改編自暢銷漫畫的作品,描述一過度整型的女星,身心崩壞的過程,電影從日本紅到台灣,在台北電影節迅速被秒殺一空,英龍華在片中以完美的身體、荒淫行樂,像挑戰著老天是否要收妖,每次做愛鏡頭喊聲假到像知有人在偷窺,時時挑動觀眾那條道德神經,你到底要從內心壞掉的女人,還是要偽善(腿圍髮長都被設定)的娃娃,還是兩者其實都一樣?

 

很少藝人像澤尻英龍華,打開她所有網頁,都是負面訊息,媒體像古代獵女巫一樣,貪心地吸取著她的殘汁剩液,報她呼麻、遲到耍大牌、不尊重前輩等等,她自己也說:「哈哈,我上次開記者會道歉是在假哭。」整個身心靈24小時在娛樂你,臭臉女王澤尻就算被重視長幼倫理的綜藝界大老罵到臭頭,她帶出的不善罷甘休的惡品味也相對是夢幻逸品,以她新電影《惡女羅曼死》在日本票房口碑都不差,媒體「獵女巫」行為是個強力的行銷手段,眾人的熱情等著瞧她被放在架上形而上的燃燒。

英龍華只是惡女序曲,我們被生活速度擄了去,讓日本女星「慢」的美,逐漸遠離。以往日劇的劇本,女生是清新的風景,由她們白皙的臉訴說著不可逆的事實,像則溫柔提醒,馬尾隨著單車一起消失在街角,讓那道晚霞永遠不會日落,中山美穗初次穿芭蕾舞衣時,陽光照得好刺眼,她們都曾是無限靜止的剎那,讓你懇請某段人生停格,才能有勇氣前進,但現在不是,大河劇女性只剩堅忍、時裝劇女性自救不及,行色匆匆,沒人有餘韻,為了迎合人讀取新聞的速度,和服一掀,赤裸裸登報變魔女,沒有「慢」這份看待,哪個美女能真正幫人記憶停格,女孩們乖還是壞,英龍華又何妨壞到骨子裡?

 

日本古代民間傳說裡,大和魔女賣的是份「瞧不起」的生厭,陰爪一抓,酥胸血痕,男女都叫如升天,很像阿修羅般地銷你魂魄,你消費她的靡爛,她把你吃了都取悅了你,一場虛擬交歡,你讀什麼,也毒你什麼。

(本篇曾發表於GQ 雜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馬 欣 的頭像
馬 欣

我的Live House

馬 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