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53748422181836031.jpg 

這個被稱作年輕王菲的韓國女星,因演出充氣娃娃,成為亞洲男人新夢中情人,原因不只是她演活一個洩慾工具,更大的原因是,她啟動了我們慾望的發條,在她無感情的眼神裡,我們像隻被困在城市裡的雄獅,著迷於徒勞的征服裡。

第一次對裴斗娜有印象,不是因為是枝裕和的《空氣人形》,也不是她之前神經質到唯美、激情亂了床單但情緒卻冷到有條不紊的《我要復仇》,而是她出的一本攝影寫真,在電車與各式公眾場合裡扮演各種屍體的姿態,我想這是為何她可以這麼成功演出一個充氣娃娃(充氣與洩氣後真的有很大差別)的先決原因。

 

其實裴斗娜的美一點都不主流,眼神有點無機質,年輕卻沒絕對喜怒,所以早期,韓國人會說她是年輕點的王菲,因你抓不到她愛憎,抓不到那些凡人都有的得失油膩,像這人沒弱點,反而讓你覺得沒安全感,這是王菲當年的魅力,現在慈母菲沒了這點,投影到了裴斗娜身上,香港導演王家衛似乎一直在找這個特質,所以他早在2003年時就想找裴斗娜演戲,有趣的是,別人很稀罕的機會,裴斗娜認為時機沒成熟。裴斗娜的出牌點與別人不同,你從她2000年作品開始,無論是主持電台、演戲、出書、包括她攝影作品,她沒重複過她自己,而且她的演技很重視身體的「開發」,《Sundy Seoul》聚焦在她擦桌子的動作、《貓咪少女》點菸似乎要引爆更大的虛無、《我要復仇》裡跳繩如出塵的舞蹈精靈、《青春》要吞掉一切的嘴型。因追求完美而幾近瘋癲,是她的演戲特質,通常最平凡的日常動作都能顯現人快收不住的情緒,這點每每被她抓住,像狼狠狠啣住兔頸一樣爽快。

 

所以平平是走清潔感美女的路線,裴斗娜跟日本的倉井優不同,倉井優在導演岩井俊二的塑造下,是種青春傷逝,像塊無垢的寶地,裴斗娜演技是透明的凝視,可以吸納所有野心慾望,但什麼都不會留下來的殘酷透明,也就是生活的本質,這使得在人工美女與流行長濃密眼妝的人造世界裡,演技跟外貌都近乎裸妝的裴斗娜非常特別,她是史無前例唯一擔任過多部日本電影女主角的韓國女星,從剛出道就不斷得新人獎,除是枝裕和在《空氣人形》開拍前說:「等不到裴斗娜點頭,不拍。」外,另一名導山下敦弘也直闖記者會,向裴斗娜自我推薦,也因此參演了頗受好評的《琳達 琳達》。

 

什麼事都會物極必反,什麼事情都要求極致,但總失之於刻意的韓國外銷品中,竟出了一個看似漫不經心的裴斗娜,丟掉制度包袱是她的特色,她的Blog就直接標明了「不親切的斗娜」,她說自己從不關心別的事,只活在自己世界裡,著迷於陌生帶來的新鮮感,她接戲只有一個標準:「那角色吸引我到我想過她的生活。」家境富裕的她,父親是知名食品公司老闆,母親是戲劇系教授,不用去刻意營生,斗娜跟很多宅魂藝術家一樣,只著魔、專注於自己有興趣的事情裡,沒有鑽營、自然沒有卑微,斗娜比那些年長的藝術家,更多了點桀驁不馴,所以她很適合演充氣娃娃(獲得國際間一致好評),儘管角色有其洩慾功能,但她本人沒有濁世打滾的氣味,不管後來編劇怎麼寫,但她始終在你搆不著的彼岸,人是著迷於這種空虛的,像電玩,征服的是什麼不重要,重要的是征服本身。

 

無機的眼神,像日本動漫末日隱喻的少女,裴斗娜的成功是可以預見的,因眼裡沒滄桑,清澈到可反照到你,所以就算她演的角色很熱血,但她本身存在感仍丟給你個問號,就像王菲當年,歌喉好的人比比皆是,但她的魅力在於,她的演技跟歌聲都似種反問,講好聽是空靈,直接點,就是記回力棒,歪頭訴求的是我們徒勞的征服慾,這兩本人有沒想這麼多不知道,但都開啟了我們的慾望發條,像都市裡的獅子,充其量能玩的都是1973年的彈珠玩具。

(這篇曾刊載於今年初春的GQ雜誌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馬 欣 的頭像
馬 欣

我的Live House

馬 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