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019269.jpg 

在演Che之前,班尼西歐以演邊緣人見長聞名,他的邊緣人不是純粹使壞,而是總有股暗喻人生殺你個措手不及的黑色幽默,連演Che,我們都撇見一個平凡人疲憊的身影,以及被自己理想困住的盲目,他的演技太真實,真到不能當個明星。
 
以切格瓦拉在好萊塢的粉絲之多(包括強尼戴普),可想而知電影《The Argentine》《Che》開拍之際,有多少名人想要競演,但最後落在班尼西歐岱托羅(Benicio Del Toro)身上,他絕非金童之料,但有句名言我一直很信:「名流光環會阻擋人的演技。」以這點而言,班尼西歐是最洽當的人選。

在班尼西歐演切格瓦拉之前,很少有刊物以大篇幅報導他,儘管他演壞人很到位,他演瘋子很傳神,他演有心無力的好人,更像到讓你坐立難安,但這並不構成成名的要件,名人要讓你羨慕到癲狂,好演員則如同你照鏡子,五味雜陳,班尼西歐是後者,但要演Che,需要這樣的演員,Che的光芒不需要名人加持,演一個被神化的人,需要的只是還原他的血肉而已。

事實上,在演Che之前,班尼西歐以演邊緣人見長聞名,他的邊緣人不是純粹的使壞,而是總有股暗喻人生殺你個措手不及的黑色幽默,在演Che之前,他最有名的作品是《天人交戰》(Traffic),演一個克盡職守卻始終受挫的小警官,這部片讓他2001年橫掃金球、奧斯卡、美國工會、柏林影展大獎,當年他入圍奧斯卡時,儘管有賈伯芬尼、賈昆菲尼克斯等勁敵,但影評仍一面倒地預測這是「競爭最不激烈的獎項」,他演Che,不是一般的熱血,也不是那過度被美化外表的Icon,固然Che的神主牌不容推翻,但他的確演活了Che的理想化,甚至有點過度偏執、莽撞的一面,西方對切的過度浪漫崇拜,並沒在他身上過度發酵,我們可以撇見一個平凡人疲憊的背影,以及後期預知滅亡的的冷靜凝視,切的平凡反而動人。

詮釋「平凡」,班尼西歐顯然很在行,曾有媒體評他長得像三天沒睡好的李奧納多(李奧納多最大敗筆就是沒睡好,乘以三那真的衰很大),可以想見,他剛出道時,通告多麼門可羅雀,當時他就專演沒什麼台詞的衰小壞人,好不容易爭取到影集《邁阿密風雲》的演出,他一擊驚人,那影集壞蛋何其多,但他的壞特別突出,幾近有點神經質的,不知什麼時候要倒大楣的不安,存在感非常強烈。以班尼西歐的條件,在以膚色來決定你演好人壞人的好萊塢,演活一個壞人或和警探是唯一的出路。

所以他演遍大量的小卒仔、不得志中年、轉不成好人的壞人等,他的壞是種絕活,就算接到爛劇本,比方’95後一連兩年演了評價頗爛的《輕狂歲月》(Basquiat)《老爸我被綁架了》(Excess Baggage)等,但在一堆頭的爛中,他仍能獨得美國獨立精神獎的肯定,他在21歲時,演出了007系列的《殺人執照》,貌不驚人的他在一堆衣香鬢影的俊男美女中,演紅了007中最有名的壞人之一,他演出的壞人,都沒有絕對的魅力,壞得夠平庸,像極你我,大部分的時候都活在自己的旁白情緒裡,表達著半調子心意,遊走於正常的臨界線,沒有純粹的快感,只有當下三心兩意的選擇,表面在演壞蛋,其實很像在諷諭老天的惡作劇,當你手上拿了一手爛牌,還得繼續玩大老二的表情,他的壞是種「荒謬」,放在我們任何人的人生裡都合,所以他不會是明星,他的壞太體己。

壞蛋角色是好萊塢產出最大宗,每集影集平均三個混混,每部電影都有幾個不稱頭的傢伙,但像班尼西歐這樣的演員在好萊塢不多見,他不是被拿來陪襯主角的,他的好人有狼狽,他演出的陰沉則純粹為了生存,他可以獨立於商業操作外,回歸一個演員最大的價值,對手上的角色,無論再卑微的人,給予他最清醒的人道凝視。

(這篇文章曾刊登於 去年gq雜誌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馬 欣 的頭像
馬 欣

我的Live House

馬 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阿寬
  • 有光碟嗎

    同學.前陣子我才看完切格瓦拉的傳記與陳小雀的魔幻古巴.妳說的這電影中文叫啥勒(呵.因為我很少看電影.請妳多諄諄教悔)
  • 同學 因為在忙截稿 現在才回覆 sorry!!!
    一部是 切:28歲的革命 另一部叫做Part2 切:39歲的告別信

    馬 欣 於 2010/05/25 03:2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