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6820303  

希斯萊傑的Joker角色,光看劇照,震撼力就比當年傑克尼克遜的還要大,他以Delete一切的表情來登場,彷彿他那裡什麼五味雜陳的感覺都沒有,除了否定性的殺戮,一切都淨空,徹底的邪惡,也徹底的不祥。

有時候,時局壞到一種程度,像好萊塢設定的那種,你會不知道「摧毀」跟「拯救」,哪一種是比較實際的選擇?這就是《蝙蝠俠》中「小丑」(Joker)的魅力。從《CSI犯罪現場》第八季出來的氣勢也可以知道,很多忠實觀眾引頸期待模型殺手的程度,遠大於《CSI》邁阿密篇老是歪著頭,以為頂住一片天的老天真何瑞修。反派已成為現代電影的靈魂,這是為什麼?歸功於高科技特效帶來的影響,它最直接的是削弱了英雄本身的能量,他們只要靠著特殊的武器,以及快沒說服力的正義感,倉卒成為英雄,英雄好像變成塑膠做的,他們把神秘武器背得像十字架,依賴它們如嬰兒對奶瓶,在烏漆麻黑的世界裡捍衛到一點類似處女的剎那貞潔,更顯得力不從心。而反派那種幽微的人心,隨時你不知道那黑洞會爆出什麼臭不可聞的東西,則是高科技壓制不了的,可以說科技搞殘了好人的神性,反而讓反派的魅影既深且長。

在這時代裡,要再演Joker這經典角色,顯然比當時傑克尼克遜演時還要難很多,固然電影都會給一個變壞的理由,但Joker這角色,魅力在於它後面拉出又臭又長的劣根性已大於觸發點,連角色本身都驚訝、甚至享受那痛麻快感的部分,更合乎我們這時代所體認的,壞不一定有理由,它有時就是會「存在」的認知。因此希斯的Joker劇照曝光時,嚇壞(或驚艷)了所有蝙蝠迷,他不像傑克尼克遜當年演時還有點人性的幽默表情,希斯萊傑近乎已成魔,以Delete一切的表情來詮釋,彷彿那裡什麼五味雜陳的感覺都沒有,除了否定性的殺戮,一切都淨空。

誰也沒想到俊帥小生希斯萊傑可以做到這樣的程度,連李安都表示驚訝於那劇照中萊傑所表演出的震撼力,《蝙蝠俠 黑暗騎士》年初在參展時,僅播出片段,就讓所有觀眾為希斯萊傑的表現起立鼓掌。

說實在的,希斯萊傑在好萊塢一向是另類的新生代,曾被譽為「金童接班人」的他,沒有選穩當的大路走,少演票房角色,他從影十年來,演過小混混《Two Hands》、情聖、壓抑牛仔、怯懦小弟(《The Brothers Grimm》)等,他很少重複角色,還演活那些猥瑣的東西,這是小白臉大忌,因此從來不算很夯,在台灣,大家認識的《騎士風雲錄》,倒是他表現最平的作品,就連他在票房低潮的時候,他竟然還是選《Lords of Dogtown》這類冷門片,這樣自找麻煩的影星,不可能成為萬人崇拜的巨星,但他殞落時,必然會給人悵然的感受,因為我們從來都不缺明星,我們缺可以把我們那些髒東西演出來的演員,儘管這次他玩得過火了。

《蝙蝠俠 黑暗騎士》還沒上映就備受期待,希斯萊傑的Joker先曝光是主因,影史上,《蝙蝠俠》是最徹底拉抬了反派力量的作品,從提姆波頓的《蝙蝠俠》開始,就用了大批實力派演員演反派,包括傑克尼克遜、丹尼狄維托等,無論氣勢、演技都凌駕當時主角麥可基頓,造就了《蝙蝠俠》特殊「人」味,大牌成就了大城市密不透風的黑,也反照了蝙蝠俠拖著正義包袱走著的吃力身影,需要那樣巨大的暗才能成就那點光,小丑是其中最重要也最有魅力的一環,影史上的壞蛋有神經病、試驗人心的食人魔,但沒有徹底否定一切的惡人,刺激了觀眾的欲望,因為這在世上服膺是最輕鬆的行為,也是最多人的選擇,你愈服膺,你內心否定的慾望就會一直迴音,每個人心中都有「小丑」,但沒人笨到叫它出來,正如尼克遜說的:「這角色是危險的。」像小丑名句:「Why So Serious?」你一Serious就是致命的痛苦,希斯萊傑領略小丑成魔前的最大痛苦,使他擊出了最好也是最後的一擊。(這篇曾刊登在GQ八月號內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馬 欣 的頭像
馬 欣

我的Live House

馬 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咕嚕
  • 我在飛機上重複看黑暗騎士的前10分鐘大概有6次之多,雖然是因為我的操作不當才會重複看,但是那個開場~Joker的出場,的確讓我忘了希斯萊傑他原來的長相。Joker真有其人。。。。。
  • 咕嚕
  • 忘了說~這片真的讓我很震撼!!Joker真的很大~蝙蝠俠很渺小。。。。
  • 蝙蝠俠 就因為自知渺小 所以偉大 畢竟是背十字架ㄉ人啊

    馬 欣 於 2009/04/06 02:3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