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505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VP-80046_835  

如果有一天妳很明確地聽得到這世界的哭泣聲,你會不會願意為他們站上台去,像當年Joan Baez一樣?

 一個當紅時堅持演唱會收費不超過兩元美金,青少年時去盲人福利中心服務,發現背後的黑幕毅然離開、不跟主流公司簽約、在學校曾因種族歧視交不到朋友的女孩,這樣的背景在美國並不少見,就是弱勢的那頭,但,妳會像瓊拜雅當年一樣,走到那些那些受不平等待遇的人身邊,在他們發出求救聲前,先堅定地,以反問壓迫者的氣勢,唱著最簡單的民謠,那天生的「你們怎麼好意思如此?」的正直,比任何歌唱技巧還要令人吃驚,問得人知道從此大江一去不復返,道德永遠是晾在那邊的緊繃新衣,誰穿起來都不愉快,這是民謠之母,18歲拿把吉他登上新港民歌音樂節,風采壓倒當時大師們,為什麼她可以唱得人臉紅耳赤、唱得人知道「就這樣了」。

馬 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未命名    

哈利.波特,你跟你父親其實很像啊,那麼想要當一個好人卻總是少了點動力,於是藉由討厭陰沉的我,應該更容易讓你當個好人吧?我要像個壞人的樣板戲。總要有個「敵人」飄之在前,或隨之在後,才能讓你時時警惕,熬過那些修練苦刑,這是我培養你的方法。
老實說,我愛你們,但我見證過你們的殘忍,於是我用醜惡到無庸置疑,來換得我人生的平靜。直到死前,哈利用他母親的眼神真正回望我,這樣就夠了,代表被你們以陽光綁架去的這世界,也得到了黃昏的自由。我不是什麼偉大的癡情種子,只是我知道這世上的詩情,從不存在你們刺眼的信仰裡。
如果我有墓誌銘,也請寫上:「賽佛勒斯•石內卜,不被任何人所認得,但始終想更識得你們之人。」這是我這綁著鐵鍊之黑夜的快樂,而你們那片無法無天的晝日呢?是否還有願自我犧牲的黑夜來偷偷安慰你們?
  http://okapi.books.com.tw/article/3673?loc=new_002

馬 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6200000183293131554434892102  

「嗨,你們覺得我比你們長得醜嗎?但我怎麼覺得你們跟我都是同類?」眼前這個咕嚕正沒禮貌地上下端詳我。是的,《魔戒》早就已經演完了,現在我眼前的難道是史麥戈變身的咕嚕嗎?「當然不是,咕嚕早就充斥在你的四周,你不知道嗎?索倫大業在你們世界裡已接近完成。」他看著我,像我是極少數不知道這件事的人類…

http://okapi.books.com.tw/article/3634

 

馬 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