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409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images  

穿上制服,就如同穿上軍服,表面上只是交出穿衣權,但其實跟脫光了一樣,更凸顯了肉體先天的優勢與弱勢。誰特別強壯?特別美麗?特別瘦弱?馬上「物競天擇」就殺來了。《渴望》的藤島加奈子,同學們表面上聽她的,其實也難掩對加奈子的貪婪,她們要她的光鮮、要她的美麗、想分享她的生活,恣意想像如果這般美好青春腐敗的模樣,甚至羨慕或忌妒到想像殺了她,所有的欲望都黏著在身上,一如任意貼,任意在腦海裡標註在她的美腿、在她的長髮、搶食她的生活,把她當神像點綴自己的人生。她所經之處,「有神快拜」般繞境讓信眾觸摸,舔一點、聞一點、吃一口、扒一碗 除了大食她的臉 她的其他 他們都不要 是另一種更殘忍的霸凌。電影中的加奈子其實是伊藤潤二的漫畫中殺不死又生不完的美少女富江概念。

http://okapi.books.com.tw/index.php/p3/p3_detail/sn/3160

 

馬 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0551015814_5498257  

「當幸福變成迷信時,就是近代人不幸的開端。」是否有人曾這樣警告過我們?還好這城市「幸福」的運作,是有大量配套措施的,以無所不在的「廣告催眠」為本質在運作,並不歡迎太清醒的人。也就是這城市跟敘事者其實都在「幸福」裡夢遊,這程式從小就被植入眾人中,不容許駭客來破解。
而泰勒‧德頓就是一名強大的駭客,讓我們知道人類終究不是幸福的填充物。

 http://okapi.books.com.tw/index.php/p3/p3_detail/sn/3133
 

 

馬 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s  

很久以前,當我們還年少時,或許曾對大人為了棲息地,因而欺壓異族的生存權感到憤怒。當時我們眼神炯炯、思緒清明。長大之後,生途如此疲累,我們開始貪戀也癱軟於所有便宜行事中,那大量的採收、大舉的擴充,不見血的殺戮,讓我們安穩。我們忘記還有人仍在麥田裡,以憤怒在愛著我們這些大人們,這少年無法回家、也沒有人去找他,他太異類了,他不惜用恨來愛我們,這樣傷害自己的愛法,讓他跟 Kurt Cobain 一樣無法離開「麥田」,但,親愛的艾瑞克啊,那裡已沒有捕手了。

http://okapi.books.com.tw/index.php/p3/p3_detail/sn/3112

馬 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